是谁将研究生从高楼上推了下去?

wuliok 7月前 83

又一个985大学的研究生跳楼自杀了。


2018年12月13日,下午1时许,同济大学医学院研究生陆经纬跳楼自杀,年仅25岁,死者父母发长文称孩子曾遭导师压榨,每年365天几乎无休止、无偿为导师工作,导师还威胁不让他毕业。(新浪江苏)


截至目前,同济大学尚未对此事作出回应。


客观来说,缺乏进一步的证据,只看死者家属单方面的说明,我们确实无法把陆同学跳楼自杀归罪于他的导师,但是我国高等教育体系中,导师拥有绝对的权力,学生处于绝对的弱势地位却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导师压榨学生,学生跳楼自杀,这样的惨案几乎每年都能见诸于报端,可以想见,还有多少类似的悲剧埋藏在我们看不到的地方。


2017年12月26日


西安交通大学在读博士杨宝德自溺于灞河 ;


2018年3月26日


武汉理工大学在读硕士陶崇园坠楼身亡 ;


还有,


2009年6月,北京大学研究生贾昊


2015年5月,中南大学研究生姜东


2016年1月,南京邮电大学研究生蒋华文


2015年毕业季,北京邮电大学半年内出现五起研究生自杀


……



在很多人眼里,都已经读研的人了,未来前程似锦,干嘛想不开要自杀呢?甚至还有一部分人直接把锅甩给死者,说他们的心理承受能力不够强,反而是他们的轻生连累了导师。


说出这种话的人,多半不了解我国现在的学术环境。硕士生和博士生作为我国科技人才的重要储备,尽管身膺高学历的光环,却也逃不过抑郁症的魔爪。


研究生是最容易患上抑郁症的群体之一。


一个研究生对于学术越痴迷,越容易遭遇信仰崩塌的瞬间,尤其是在今天这个科学技术飞速发展的时代,没有什么比目睹自己多年研究的心血被时代当做垃圾抛弃更让人失望的了。


作为一个研究生,尤其是985/211的研究生,看起来很光荣,实际上也有可能落入矛盾之中,一方面想要自己的人格自由,一方面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现行的体制赋予了导师对学生的绝对控制权,导师可以决定学生能不能参与研究,能不能发文章,能不能出国,甚至能不能毕业,导师背后的巨量资源又让学生不得不依附于他。


在某些无良导师那里,“传道受业解惑”的为师之道被扭曲成了小作坊式的师徒制。高材生们被当成了廉价劳动力驱使,不仅要给导师代笔写文章,还要给导师跑腿、买饭、做家务,学生们兀兀穷年,什么没得到不说,还落下了一身病。


陶崇园与导师王攀的聊天记录


可以说,有些研究生的处境还不如血汗工厂里面的工人,工人们被剥削了还可以找工会或者申请劳动仲裁,而学生们和导师不存在雇佣关系,哪怕天天24小时被关在实验室给导师做事,也没资格动用《劳动法》来维护自己的权益。


学生们不能投诉吗?当然可以,只是学生的导师多半也是所谓的学术委员会和道德委员会的一员,他们去投诉,不就成了“堂下何人状告本官”了吗?


真正要为这些年轻生命的逝去而负责的还是独裁的导师制啊!这些权力在握的人渐渐泯灭了自己作为老师的良知,人性里最恶毒最变态的控制欲被激发了出来。


于是就有了陆经纬、陶崇园和杨宝德们的惨剧。


中国的导师制走到今天这一步,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效仿了美式的高等教育制度。


在建国之初,中国的高等教育是向苏联看齐的,大学的专业设置、组织架构都是苏联的那一套。那个时候,集体的权力大于个人的权力,财务权招生权都紧握在学校手上,导师们的主要职责就是带着大家做研究。


那时候的科研项目也有限,一般都是点对点的分配好的,不像现在竞争如此之大。苏联模式重计划,但缺点就是效率过于低下,这一套在改开以后马上就被弃用了。


美国作为头号的经济体和科技强国自然也就成了中国的学习对象,他们重考核,强调淘汰机制(非升即走)。


不得不说,美式的这一套在中国也很奏效,40年里,我们的教育和科技事业都实现了飞跃,但是,随着时代的发展,美式导师制的劣势也逐渐显现出来了。


说到这里,很多人可能不服气,明明就是中国体制的问题,为什么美国的研究生都过的那么好,中国的研究生却天天要闹自杀呢?


美国的月亮还真没有那么圆,仅就报道出来的新闻来看,美国研究生的生存现状完全不比中国学生好。


据统计,美国博士生的抑郁症患者比例高居全球榜首,49%,是普通成年人的抑郁症的6.9%的7倍,压抑的读研生活让他们患上了心理疾病,生理健康也受到影响,很多人的意志力甚至全面崩溃,由此也造成了很多不可挽回的悲剧,比如报复性的校园枪击案,博士生,博士后自杀等。


2014年8月,加州州立大学富乐顿分校一名22岁的中国留学生林某跳楼身亡;


2014年2月,新泽西某大学一中国访问学生跳楼自杀;


2013年11月,纽约某大学一25岁女留学生从高级公寓顶楼跳楼身亡……


2017年10月,在美国犹他大学攻读物理与天文学系的中国留学生唐晓琳在旧金山金门大桥跳桥自杀


......


犹他大学留学生唐晓琳


下面的这些讨论是网友从一个美国华人论坛上粘帖过来的,是唐晓琳自杀后他们在相关的新闻下跟帖的讨论。看下来就几点:


1- 美国博士制度是奴隶制;


2- 因为是奴隶制,所以美国导师的权利大到没人监督,从而对学生像狗般的虐待已经成了普遍的现象;


3- 因为悲剧一而再,再而三的发生,很多人呼吁学术界进行改革;


4- 没有底线的导师对学生是越努力,越能发文章的,老板越不让走。


5- 博士就是一黑砖窑,可以把人逼崩溃了,没有社交,没有胃口,常年没脸回家看望家人,生活工作前景漆黑,留下来就是为了博士学位,有没有工作都不考虑,焦躁易怒,家庭解体。


6- 华人要帮助华人,要给中国留学生说话。


美国导师的权力同样也是大到没人管,美式教育体制施加给导师的压力经过层层传导最终还是转嫁到了学生身上,就好像国家突然像企业新增一个税种,企业又把新税转嫁给消费者一样。


那么放眼世界,有没有国家对于大学生的保护工作做得比较好呢?


总体来说,欧盟各国是做得最好的。在欧洲,大学导师的权力受到了严格限制,学生不和老师产生直接的利益关系,钱都是从项目里走。


欧洲的教育体系相对要完善得多,很多大学都有多样的投诉渠道,还有第三方委员会对学校老师的师德作出评估和监督,学生遇到心理问题还有专业的心理辅导员。


同时,教授们的科研压力也不大,欧洲国家大多不走tenure-track(非升即走)的方式,而是从讲师就算是终身教职了,做研究主要也是出于个人爱好和兴趣,不太有强制性的压力。


但是,这种模式同样有自己的缺点,很多老师可能会划水不管事,在效率上不占优势。


从目前的国情来看,中国虽无法抛弃美式导师机制,但可以尝试引入欧式的监督机制,削减导师们的财权和人事权,把他们的权力锁进制度的笼子里,让学生们也能有畅通的投诉渠道,才是真正的治本之策。


源自丨 相衬

最新回复 (0)
返回
发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