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顾你自尊的人,最值得你深交

wuliok 7月前 84

作者:武小五

前段时间,网友@天涯历知幸的一篇文章,感动了千万网友。


原来,为了改善贫困生的条件而又不伤害他们的自尊心,他所在的学校采用大数据分析的方式,精确锁定了“隐形贫困”的学生,而后又偷偷地把钱打到消费偏低的学生卡内。


不用学生申请,钱是偷偷打到学生卡里,只有学校和受助者本人知道。


这篇文章很暖心,相对于那些让学生“当众诉苦、互相比惨”的做法,这种“润物细无声”的帮助方式,能够最大限度地呵护贫困生的自尊心,让他们接受帮助而不觉尴尬,既人性又科学,充满温情,值得称道。


罗曼·罗兰的《约翰·克利斯朵夫》中,有这样一句话:“在生存面前,道德有可能被弱化;在贫穷面前,尊严有可能被弱化。”


受助者不管是出于本能,还是面子的心理,都不希望自己贫穷或寒酸的形象被外人知晓,这是人之常情。


所以,帮助别人需要热心,更需要技巧,而这技巧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要维护对方的尊严,让他人愉快地接受你的帮助,并且没有产生心理负担。


对他人自尊的呵护,是助人者最可贵的品质,也是一种高级的智慧。


让受助者放下心理包袱


崔永元多年来一直热心慈善,他认为做慈善是帮助别人,也是拯救自己。

在捐款资助他人时,崔永元总是极力维护对方的自尊心,减轻对方的心理负担。


1988年的一天,当时还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工作的崔永元在拆看群众来信时,发现了一封高三学生的来信。


信中说,他马上要参加高考了,但是家里很穷,即使考上大学,也没钱读。他写信来,就是想在回乡前和他所喜欢的电台节目告个别。


看了这封信,崔永元马上拿起电话按学生所留的地址和学校联系,核实情况后,他决定资助这个学生。


后来那位学生考上了黑龙江大学,崔永元先后资助他学费生活费共3000多元,直到他大学毕业。


转眼10年过去了,1998年当他到黑龙江为自己的新书《不过如此》作签售时,一位老人突然跪在他面前,接着便哭了起来。


后来才知道,这位老人正是他资助的那位学生的父亲。他特意赶过来,就是要当面感谢这个改变他儿子命运的人。


后来,崔永元每次到黑龙江,那位受过他资助的年轻人都会买贵重的礼物去看他。那一次,他又提着大马哈鱼来了。


崔永元看出来了,年轻人这样做是在不断地还债,他总觉得自己欠崔永元的,一直背负着感恩与还债的双重心理负担。


崔永元说:“挣钱了吗?挣钱了就把钱还我吧。”年轻人立即从兜里掏出了3000元,交给崔永元。


“两清了,你不再欠我什么,以后我们都放下包袱,各自过好自己的生活。”说完这些话,崔永元再没与他联系过。


当年明月在《明朝那些事儿》中说:“不要以为渺小的,就没有力量;不要以为卑微的,就没有尊严。”


在崔永元看来,慈善不只是物质的援助,更需要体现平等与尊重。所以他拒绝年轻人报恩、让对方还钱的做法,其实就是告诉对方,他的帮助不是施舍,只是暂时帮他解决燃眉之急。


这是一种“道是无晴却有晴”的品质和智慧。


年轻人从卑微的心理中走出来,放下亏欠的心理包袱,在人生的道路上他一定会活得更轻松、更有尊严。


古语说:“予人者骄,受人者畏。”


不以“救世主”的姿态高高在上,小心呵护着受助者的尊严,非常难能可贵,这应该就是助人的最高境界了。


帮助贵在不动声色


作者苏心在《最好的善良,是不动声色地帮忙》一文中说:


如果行善而不刻意竖起善良的大旗,牺牲自己利益而不着意张扬,这不仅仅是善良,更是一种充满智慧的大器与厚道。


在网上看到我国一位红十字援外救助队员讲述的故事,正好为这句话作了生动的注脚。


有一年,当国际红十字救助队的救助车到达非洲灾区时,一群非洲贫困孩子围上来,当我国的红十字救助队员按照国内的习惯要进行救助物发放时,被同行的外国红十字救助队员制止。


那个外国红十字队员走下车,请非洲孩子帮助搬运救助物资,搬运完后以奖励的形式发放救助物资,孩子们欢快地劳动,兴高采烈地接受劳动的“回报”。


中外红十字救援队救助的善心是一样的,但后者采取的方式是不动声色,充分顾及了非洲孩子的尊严和内心感受,让他们心安理得地接受救助。


这种方式对孩子心理的影响恐怕不是此时此地,而是一生一世。


与不动声色的帮助不同,有的人喜欢直来直去,简单却显得粗暴,结果让对方有一种被伤了自尊的感觉,好心却办了坏事。


2016年热播剧《欢乐颂》中,就有这样的情节:


樊胜美是一个外资公司资深HR,美貌如花,却偏偏生长在重男轻女的贫寒家庭,父母的不公和重男轻女让她耿耿于怀,工作后更屡屡被兄长拖累,赚来的钱全填了家里的无底洞。


这种原生家庭的背景造成了樊胜美善良和虚荣的双重心理。她爱面子,不愿向周围的好姐妹透露任何一点家里遭遇困境的信息。


在紧急关头,她也不愿拉下面子去请求朋友提供支援,时刻提醒自己要在别人面前展现出自己光鲜亮丽的一面,不希望在他人面前低人一等。


有一天,安迪得知樊胜美经济窘迫的情况后,在夜总会找到她,当场拿出一万块钱资助她,樊胜美当即拒绝,认为这是对她的侮辱,很生气地说:“你把我当成了什么人?”


应该说安迪善良的动机是好的,但是她帮助的方式过于直白,没有考虑樊胜美的自尊心, 所以好心没有得到好报。


真正的帮助,不仅要解决受助者的生活困难,更要呵护对方的人格尊严。不动声色的帮助,更符合受助者的心理需求,才能收到更好的效果。


善意的谎言也是一种悲悯


向林的《独白者》中说:“善意的谎言也是一种悲悯。”


在与人交往中,我们应当诚实,不能说谎话,但在一些特殊情况下,比如在帮助别人时,如果一味地实话实说,就可能使对方产生接受“嗟来之食”的难堪和羞辱感。


所以,在给人提供帮助时,我们不妨说些“美丽的谎言”,让对方心安理得地接受帮助。


江西有一位77岁老人,他2岁的重孙住院,老人省吃俭用的4200元在送医疗费的途中被骗子设局抢走,老人伤心欲绝、不思饮食、以泪洗面。


家中租客在网上发动42个网友,每人捐100元,凑齐4200元,和民警一起谎称骗子落网,钱款追回。


一位私企老板在得知一位农村妇女身患重病无力继续住院的时候,他谎称自己在一家慈善基金会工作,可以想办法帮他们争取一下。


在两个月的时间里,他先后资助了3.4万元,直到这位妇女康复住院。


后来,妇女一家发现了真相,也引起了媒体的注意。当记者问这位老板为什么要这样做时,他说:“让一个人坦然接受你的帮助,不让他有丝毫的为难和歉疚,这才是真正的爱。”


听过这样一句话:


善意的谎言无碍于诚信,只要你心中想着是为了他人,那么善意的谎言就是珍贵的,它既不会造成信任危机,也不会玷污文明,更不会扭曲人性。


真的是这样,善意的谎言不同于高高在上的施舍,也不同于强迫给予,它是以尊重代替施舍,既帮受助者度过难关,又让对方收获信心和尊严,巧妙地传递了正能量。


这就是“美丽的谎言”感人的魅力。


应该鼓励低调行善


知乎上曾有个问答:中国社会应不应该接受高调行善?参与的网友很多持反对观点,认为行善应该低调。


面对社会的广泛关注与媒体的大量曝光,受助者的伤口被一次次揭开。


这与慈善的本意相违背,不仅没有给予受助者真正的关爱,反而很可能演变为对他们的二次伤害。


而低调行善维护了受助者的自尊和自由,体现了人文情怀,所以行善宜低调。


呵护人的尊严,是善举的“底线伦理”。真诚地帮助别人,给受助者以无声的尊重,不仅是一种品德,更是一种智慧。


营造一种无声的尊重氛围,让每一个人都有尊严的活着,才是助人为乐的初心。


作者简介:武小五,富书专栏作者,身处滨海小城,心观大千世界;干着严肃的工作,写点轻松的文字;每天和300万人一起升级生活认知,知乎、微博@富书。本文首发富书(ID:kolfrc),富书2018重磅推出新书《好好生活》

本文源自丨富兰克林读书俱乐部

最新回复 (0)
返回
发新帖